大红袍 > 大红袍百科 > 武夷岩茶 >

郝建新:我是被武夷岩茶留在武夷山的《中外烟酒茶》

认识郝建新的人都知道,他是被茶留在武夷山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着一份稳定工作的郝建新偶然路过武夷山,因多喝了几杯武夷岩茶,当即决定留在山里。每每谈及此事,他总是指着眼前的茶杯里橙黄的茶水,嗔道:“知道吗?我就是被这个东西搞倒掉的。”

  “搞倒掉”在闽北话里就是“被征服”的意思。总之,郝老师对于茶爱到了极端,极端到甚至有些嗔怪的意味。仿佛那些茶不是茶,而是一些勾魂摄魄的无法摆脱的手一样。爱之深所以责之切,在郝建新不可理喻的嗔怪里,是对武夷茶不容置疑的爱。

  成了武夷山人的郝建新喜欢转山。好多年了,他喜欢背着自己的相机在武夷山里行来走去,镜头深处,几乎留下了武夷山每座山峰的影子。有时,他会把镜头对准山间的生灵,一只飞鸟,一朵野花,华丽烂漫之中,生物界的美凛然再现。当然,他也深谙那些山头上的茶园,知道哪里最有可能出现好茶。后来他甚至寻了几处茶园,每年春天亲自上山给自己做茶。郝建新跟我们说,他这样做不为别的,只为能喝到满意的茶而已。

  郝建新对于好茶的理解似乎有些固执。

  依照他的界定,好茶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郝建新认为是好茶,那一定是好茶。

  为什么呢?

  因为我懂茶,他说。

  “你知道不知道,好茶是大自然和人类的天作之合,来到我们面前多么不容易。我对这个是有感情的,我知道这一泡茶从哪个山场出来,而那一泡茶是不是老枞。”喝多了茶,郝建新总是跟我们这么说。

  我们在武夷山见到很多和郝老师一样的人。他们坐在一起,三句话就离不开茶,而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好茶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认为好的,就一定是好的。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固执,是一种底气十足的偏狭,因而时常显得很可爱。

提示:请认准大红袍官网,快速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请致电:138-593-66756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