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袍 > 大红袍百科 > 大红袍专家 >

下梅村邹府的肉桂茶寻访记

(作者楼耀福)突然收到武夷山下梅村寄来的包裹,牛栏坑和马头岩的肉桂各半斤。我与下梅村毫无干系,谁会寄我如此名贵好茶?莫非天上真掉馅饼了?疑奇之间,福州朋友林云发来短信,说她在报上、微博上总见我说茶,知我和殷慧芬喜欢,特请武夷茶家寄奉。惊喜感激之余,我即取一包尝鲜。那茶牛皮纸小袋包装,每包约8克,印有“邹府家茶”字样。殷慧芬烧水淋壶烫盏,一阵忙乱。沸水入壶,“牛肉”顿被唤醒激活,一种渗和着花蜜奇香的气息顷刻弥漫茶桌四周。我吮吸袅袅茶烟,连呼好茶,整整一个下午沉醉其间,无意自拔。

此后凡好友来,我即取此茶共享。评论家吴亮一喝这“牛肉”、“马肉”,诗兴大发:“昔我往矣‘牛肉’依依,今我来思‘马肉’霏霏。”欲罢不能。另有一开茶馆的朋友喝得此茶,竟取走包装纸袋,按图索骥,直接去武夷寻“邹府家茶”。

邹氏家祠仍是下梅村标志性古建筑

如此“挥霍”,固然豪爽痛快,只可惜这茶很快所剩无几。甲午中秋,我喝完最后一泡“牛肉”,也将包装袋揽入囊中,决定也去寻访邹府家茶。

武夷山下梅村有勒石“晋商万里茶路起点”。据《崇安县志》记载:“康熙十九年间,其时武夷茶市集崇安下梅,盛时每日行筏三百艘,转运不绝。”可见当年茶叶交易在此地的繁荣和活跃。今日下梅,虽梅溪水路尚在,水位却已低许多,更看不到满载茶叶的竹筏。

我们行走在老街旧屋之间,终于闻到茶香,有五六个妇女正在邹家宗祠拣茶。我问拣茶女:“这茶怎么卖?”回答是300元一斤。我又问:“有更好的吗?”拣茶女头往里屋一探:“老板娘,有客人买茶。”里屋走出位短袖白褂的中年妇女来,“来来来,喝茶喝茶。”很有点阿庆嫂风范。

刚坐定,她自报家门,说她是邹府第29代媳妇。在她烫杯洗盏之间,我掏出随身携带的“牛肉”包装纸袋:“这是你们家的茶?”她看一眼,说:“是啊。”我说:“泡一壶。”她诧异地盯着我看了很久,终于按捺不住:“你是什么人哪?一上来就要我泡‘牛肉’?”我直言相告,我有朋友在我们家喝过你们的“牛肉”后,专门找到这里。结果她在这里喝到的和我们家的不一样。第29代媳妇大笑:“我这里每天游客那么多,不能谁来都泡‘牛肉’啊,一泡‘牛肉’,好几百块钱呢!”这一说,我想也是,我那朋友又没说她是谁。我又问:“你还记得你们家给我寄过半斤‘牛肉’、半斤‘马肉’吗?”这回她更吃惊了,“一般客人买我们家‘牛肉’‘马肉’不过一两二两,你怎么是轮斤买呢?”我说是一位叫林云的福州朋友让你们寄的。她似乎有点印象:“我得问问少东家。”

说话间,里屋走出位亭亭玉立的妙龄姑娘来,我略一打量,像是穿越到几百年前,两条又粗又长的大麻花辫,一袭浅灰带花的中式飘逸衣裙,淡妆,眉清目秀,嫣然含笑。当今生活中已见不到如此古典打扮的女性了。她递来一张名片:邹府家茶第30代少东家邹晓琳。

邹府家茶第30代少东

邹氏家谱

“大夫第”邹氏大屋
 

少东家接过话茬,说那茶是她所寄,让她寄茶的林云是她的创业指导老师。她母亲此时才对我“刮目相看”:“都在晒人品,你那朋友‘牛肉’‘马肉’一寄就那么多,你这是人品爆棚哪!”

少东家与我们一起坐下。边喝边聊中我知道,早在清代,晋商万里茶路最早来到武夷山的常氏,就与她们邹家合作。邹家恪守“无二值,无欺瞒,不与市井较铢两”,“诚信经营,致富履义”,致使“家日饶裕,为闽巨室”。如今,邹氏家祠仍是下梅村标志性古建筑。

第29代媳妇为我们沏了一壶“北斗”,说她二十多年前嫁到下梅村,下梅已全无昔日盛景,新房虽在“大夫第”邹氏大屋中,却不知道祖上曾经的显赫。下梅,只是武夷市郊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而邹家也只是早出晚归的普通茶农。随着武夷山茶叶行情持续走俏,尤其是2007年《乔家大院》的热播,他们方知邹家还曾如此辉煌过,才逐步恢复祖业,经营自家的茶叶:“七十二岩”商标茶。

邹晓琳在大学念书期间,曾在当地旅游接待办兼职,认识了不少有学识的朋友,他们知道她的家族背景,便鼓励她继承祖业。2011年,晓琳从武夷学院毕业,获得共青团的创业扶持,在创业导师的帮助下,创办“邹府家茶”品牌,决心重振邹家茶业。

我福州的朋友林云是共青团创业扶持导师之一。

晓琳陪我们参观“大夫第”邹氏大屋,让我们看邹氏家谱,祖训“无二值”、“无欺隐”已被制成木匾挂在堂屋。看得出这位姑娘为完整还原邹氏家族历史,化费了不少心血,也看得出她决心秉承先祖“诚信经营,致富履义”的理念。得知晓琳新婚不久,我问:“你先生呢?”她答:“他呀,他是大掌柜,我是少东家,我在不一样吗?”口气中不乏自信。我又问:“那大东家呢?”正说着,见一位五十上下的男子提着满满一袋东西正在狭窄的木梯上爬上爬下。晓林笑道:“你问我爸呵?努,就他。”我大笑,“你们家大东家像个小工。”

晓琳知我来自上海,说她们家的“牛肉”在上海的高级会所标价每斤九万九。她说以后说不定会来上海发展。历史上的闽北邹氏通过万里茶路曾将武夷茶远销欧洲,如今这位年轻姑娘心也大着呢!

走一圈之后,又回到茶桌旁。晓琳说:“泡一壶‘牛肉’?”她用目光征询我。我说:“不用了。”想着她们创业的艰辛,我一进门就嚷嚷要泡“牛肉”,也许真有点鲁莽。文章来源微信公共号“涵芬楼文稿”。

提示:请认准大红袍官网,立即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请致电:138-593-66756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