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袍 > 大红袍百科 > 大红袍知识 >

我的茶缘

小时不识茶,只知道它既是从大老远运来的一种植物,也一定含有不小的运费,用它不划算。而我们的关东烟自产自销,且价格便宜。于是,我17岁开始抽烟,这一抽就是40多年。偶尔也看到有人家喝茶,多是书香门第,富贵人家。我曾好奇,想尝尝它到底有什么魅力。每到这时,母亲就出来阻拦。她说,“喝它干啥,刮肠子。”有人告诉她,“助消化。”母亲更有话在那儿等着:“好不容易吃点东西,巴不得在肚里多存一会儿呢。”

我学抽烟母亲没阻拦,还侧面讲了抽烟的几大“好处”:解乏、暖和、提精神。于是在母亲的怂恿下,我的烟瘾大增,一天一盒带拐弯儿,有人说我的肺肯定是黑的——虽然没有做彩超、透视,但我信。因为抽烟,在公共场所我不受欢迎,朋友聚会,还要挨数落,甚至有人跟我打赌,你要是把烟戒了,我请你下馆子。

原本以为,今生定是与茶无缘了。不过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朋友。也是我的老师。他不抽烟,爱喝茶,每次到我家来,我总习惯性地递上一根烟,但他总是大手一挥:“我不吸烟”。我这才猛地想起来,赶紧急忙跑到小卖店胡乱买来一包茶泡给他喝。

朋友走后,我就觉得一包茶才沏了那么一点点,放那就废了,扔掉又可惜。多年受母亲的影响,勤俭节约是我的本色。想当年,母亲扫炕时捡到个药片都擦一擦填嘴里,何况现在我这里有一包茶呢。于是,我也就经常像喝药似的喝起茶来。

这一包陈茶没等喝完,朋友就又来了。我心想总不能拿陈茶招待客人吧,于是就挑价格贵的买了一包。这次买的是武夷山大红袍,这回朋友夸我了,我便学着京剧《沙家浜》中阿庆嫂的口气调侃一句:“胡司令,这会儿品出点味儿了?”于是友谊随着茶的升级而升级。

朋友很懂茶道,也愿意在我面前卖弄,每次见面,他讲茶,我讲烟,几个回合下来,我服了,人家讲的在理,得服。人。光犟不行。

于是,我戒了烟,喝起茶,从此,与茶结缘,与武夷山大红袍结缘。

提示:请认准大红袍官网,立即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请致电:138-593-66756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