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袍 > 大红袍百科 > 大红袍动态 >

大红袍、武夷岩茶的与乱象茶谣

随着到武夷山采购的茶商越来越多,对武夷岩茶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许多茶商又开始纷纷抛弃“大红袍”。

市场上的茶商都是这样,客户要什么,他就能给你什么,至于给的是什么茶,那就完全不知道了。

武夷岩茶各种成本的上涨增加了茶商的压力,但茶商对今年茶叶的销量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武夷岩茶产量少,需求却在逐年上升。

6月25日,北京马连道茶叶批发市场。

林立新收到了从武夷山寄出的包裹,在他回到北京的半个月之后,其中封存的200斤“肉桂”让他舒展了已经紧锁几天的眉头。“下游的客户一直在催,但是今年武夷山的茶叶很紧,我怕货半路被人截了。”回忆起半个月前在武夷山选茶的经历,林立新唏嘘不已,在以往家家有茶、岩岩不同的武夷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卖方市场,‘正山小种’和‘肉桂’,出多少钱都有人收购,抢到这点实在很不容易。”

林立新在北京做茶叶生意已经十多年了,从最早的绿茶到普洱再到铁观音,但目前市场的热点是武夷岩茶。“在北京,你说武夷岩茶很少有人了解,但是你讲起‘大红袍’,大家都知道。”

“大红袍”就是武夷岩茶里的高端品种。据了解,2013年以来,随着到武夷山采购的茶商越来越多,对武夷岩茶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许多茶商又开始纷纷抛弃“大红袍”,转而卖“肉桂”,这是否标志着武夷岩茶高端主打品种的“改朝换代”?

采茶人工成本涨

在千里之外的武夷山脉,6月的一个早上,9点,吴志超上了山。 他今天的任务是将自己家山头的最后一批茶青摘完。

在武夷山星村镇,吴家有50多亩山地。4月上旬起,星村镇的茶农们忙碌起来,开始了新一季的春茶采摘,清明过后的第三天,吴家也开始收获茶青。

在武夷山,茶农们都知道,这年的茶叶做得好不好,老天爷赏不赏脸很重要。年初严重的霜冻已经让茶农们心头一紧,而从3月中旬开始的绵绵细雨更是让大家没了期待。行家都知道,晴至多云天露水干后采摘的茶青较好,雨天和露水未干时采摘的茶青最差。

“和去年一样,老天爷有点刁难。”吴志超无奈地说。

茶青不好,人工费用却少不了。赶上个半晴不阴的好天,就得抓紧时间采摘。吴家用的是机器采摘,但仍旧需要4个人同时操作,2个人运输。6个人加上租用机器,一天没有2000元的成本费用根本下不来,这比去年贵了两三百元,涨幅大概是20%。“如果是人工采摘,成本会更大。”吴志超坦诚地说。

武夷岩茶种类乱象多

从一线天到虎啸岩的狭长山谷里,星星点点分布着一些茶园,刘逸然家的30亩“武夷正岩”也在其中。

“每天都需要十几个工人在茶园里采摘,我们这里熟练工的工资以往一般是每天130元,不熟练的工人按劳取酬,一般品种一斤茶青2元,碰到四大名枞是每斤4元的工钱。但今年都涨了价。”刘逸然说。

“武夷山是天然的植物园,茶树的品种和资源太丰富了,岩岩有茶。因为栽培历史悠久,所以最后形成了七八百种岩茶名称,可是这些茶产量都不高,甚至有的只有一两棵,像‘大红袍’有3棵就很不错了。”刘逸然介绍说,原来的武夷岩茶中以“大红袍”、“铁罗汉”、“白鸡冠”、“水金龟”最为稀有,被称为“四大名枞”。

对于茶名称上的规范源自1978年福建省的传统岩茶名种调查,现任福建省茶叶质量监测所所长的陈郁榕就是当年的调查人员之一, 调查组最后确定下来的,只有165个品种,并在武夷山茶科所培植了一大片的种田,将这些品种保留了下来。

而武夷茶的产地又以“三坑两涧”最为有名。“牛栏坑、慧苑坑、倒水坑、流香涧和悟源涧,因为土壤通透性能好,钾锰含量高,酸度适中,茶品岩韵明显,素来是武夷岩茶里公认的最优品种。”陈郁榕介绍说,这里种植最多的武夷岩茶品种就是“肉桂”, 其中牛栏坑的“肉桂”品种因能喝出“水蜜桃的香味”,而被称为“牛肉”。

而让北京的林立新日夜牵挂的,就是刘逸然家的“牛肉”,别看林立新只收了200斤,还是去年的秋茶,就已经是让人刮目相看的客商了。

“凭的是老关系,不然老林真心买不到‘牛肉’。”刘逸然这话是有根据的, 今年“牛肉”茶青从去年的每斤400元,飙升到了500元以上,由于前期“天公不作美”,这季的春茶茶青质量还普遍不好,因此要想制作出好的“正岩茶”,后面在发酵过程中对湿度的掌控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做茶师傅的工艺是茶叶的灵魂,在原材料不给力的情况下,今年我们村里的师傅做一季茶的价格普遍涨了10000元。”刘逸然说,一般年景制作一斤“武夷正岩茶”需要八斤八两的茶青,今年因为雨水太多需要九斤二两,这“牛肉”的制作成本就在每斤5000元以上,“而且三坑两涧每年‘肉桂’的产量最多也就是几千斤,你以为人人都能喝到‘牛肉’吗?”

武夷岩茶逐渐消失

正岩里的茶农轻易不跟陌生人做生意,怕败坏了自家的品质,所以在他们家里晃来晃去的都是些熟脸人。即便如此,近些年上游成本价格的不断抬高,让本地的收购商也压力倍增,福州“七居岩茗”茶庄的老板胡志伟说,他家“御用”的做茶师傅花了100多万元,在“三坑两涧”总共才收集了不到2000斤的优质茶青,而以往这个价格可以买到3000斤不止。

“500元一斤茶青,按照九斤茶青制成一斤茶叶的算法,一斤牛栏坑的‘肉桂’卖4500元,这可只是成本价。”胡志伟开玩笑地说,这季如果在店里能买到6000元以下的“牛肉”,肯定是假的。

“成本涨价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不是好事,我们进货成本变高的同时,销售价格却无法相应提高。”虽说是如此,胡志伟仍旧对今年“武夷岩茶”的销售很有信心,“毕竟整个正岩每年只产30万斤的茶叶,每年一位茶客就算只消费20斤,也只能供应1.5万人,而且近年来武夷茶的口碑越发走高,我们并不担心价格会影响销量。”

30万斤茶叶?别说到北京,就算是在福州也有5000多家茶叶店铺,够卖吗?而在北京脍炙人口的“大红袍”又是什么呢?   

“外地的客商通常会把武夷岩茶统称为‘大红袍’,这样才容易卖出好价格。”陈郁榕告诉记者,市场上的茶商都是这样,客户要什么,他就能给你什么,至于给的是什么茶,那就完全不知道了,反正多数人都不知道名枞的外观和滋味。更有甚者,给外地客户的都是武夷山周边其他县市的茶叶。

“前两年,武夷山流行老君眉,说是《红楼梦》中提到过,可是我估计,只是一种没怎么发掘过的茶,用了这个名字而已,名枞产量很少,一般只有五六十斤,完全不能和后来形成的品种‘水仙’和上世纪70年代推出的品种‘肉桂’相比,后两种茶叶的产量是前者的若干倍,茶农在直接利益驱使下,往往去除名枞而改种产量高的‘肉桂’和‘水仙’。”

陈郁榕说,四大名枞中“铁罗汉”的母树,1969年的时候还看到过,就在离“大红袍”不远处,可是1978年做普查的时候,已经不在了,后来是用别的树上截取的枝条,鬼洞外边“水金龟”的母树,1978年倒有,前年去看的时候,也已经不存在了。“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每年十大名茶评比中,已经很少有名枞的影子了,品质也不能保证,你别看名枞奇种有几百年历史,可是很多脾气捉摸不定,名气大,做不好,像‘水金龟’,少得可怜,现在一年只产几百斤了。‘白鸡冠’还行,有几年突然做得很好,我们觉得可能是那几年做茶时节的气候适合它,评比连续进了前十名,还有一年是第二名,可是后来又不行了。”

“大红袍”的真相

“如果茶农告诉你这是‘水仙’或者‘肉桂’,那不算坑人,要告诉你这是‘大红袍’,可就不知道坑了。”国茗公社茶叶研究会会长黄炜告诉记者,2007年6棵“大红袍”母树进行了最后一次采摘,之后的“大红袍”都是拼配品。

陈德华是武夷岩茶制作技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这个福州人从1963年福安农校毕业之后就来到武夷山区工作,现在他被武夷山人普遍尊称为“德华叔”,是最权威的大红袍诠释者之一,武夷山现在的拼配“大红袍”以陈德华的为最贵,他所制2008年的纯种“大红袍”价格是6万元一斤,还是有钱也难买到的珍品。所谓拼配就是拿几种好岩茶,拼出一种类似大红袍香型的岩茶,而里面并没有纯种的“大红袍”茶叶。

1994年,福建省科委来做课题,问陈德华当地究竟有多少“大红袍”,他回答只有一分地,可是科委觉得太少,写在报告里不好看,往上汇报说已经有了10亩地。而这虚构的10亩地也成了日后鱼龙混杂的“大红袍”商标的由来。

2009年,福建农大采集了若干种谣传是从母树大红袍衍生出来的名茶样本,包括“北斗”、“正北”等,进行了DNA测试,科学很无情,这些茶树虽然风味独特,可都和“大红袍”没关系。陈德华说:“我也算老茶师了,许多名种都做过,可是大红袍的脾气还没有摸透。10年制作,其中有两三次出了好的‘大红袍’,就算是上天保佑了,做不好的‘大红袍’香味、厚度都出不来。”

据了解,在武夷山每家每户都有自己拼配的“大红袍”,成本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黄炜家的“大红袍”就是由“黄观音”加“肉桂”拼配而成的,而陈郁榕用于拼配“大红袍”的茶种是“肉桂”、“水仙”、“醉贵妃”、“玉井留香”。

“不熟悉武夷岩茶的茶客,建议不要去购买拼配大红袍,基本都会上当受骗,买一些半岩的‘肉桂’或者‘水仙’,它们才是目前武夷岩茶的中坚力量。”黄炜如是说。

而根据武夷山茶叶市场的数据,从2013年开始,“肉桂”和“水仙”的销售数量已经占到了武夷岩茶销售的80%。

乱象茶谣


       喝茶非喝药,少谈啥疗效;

  各地茶博会,礼多茶叶少;

  茶席虽然美,不喝谁知道;

  白茶价格贵,天公捞不着;

  黑茶成时尚,不怕料粗老;

  金花遍地开,蘑菇种不少;

  普洱有古树,纯料都靠炒;

  拼配是技术,何时成花招;

  红茶要芽头,发酵愈发少;

  全国一片红,真味无人晓;

  汤如金黄色,夹生人人要;

  观音绿油油,味道赛青草;

  如需浓香味,只要烤烤焦;

  回青久不见,拖酸成正道;

  岩茶香喷喷,火功不见了;

  正岩不愁卖,炭香味道好;

  只求名家手,岩韵已飘渺;

  台茶几万顿,多少自宝岛;

  无梗便精制? 包揉知多少;

  东方美人多,可惜没白毫;

  绿茶与花茶,最伤是农药;

  机制产量大,质量往下跑;

  杀青杀不足,越绿价越高;

  大厂不自爱,品牌路途遥;

  没有性价比,包装为土豪;

  处处斗茶赛,得奖胜广告;

  全国喝茶热,茶农吃得饱;

  市场如麻乱,茶友最苦恼;

  文化来搭台,复兴梦不小;

  若为利益故,两者皆可抛;

  种植当有机,农药最宜少;

  年年化肥后,水土吃不消;

  加上除草剂,山韵全赶跑;

  图得赚钱快,偷工又减料;

  采茶当及时,挣得每一秒;

  制茶最宜精,方显茶中妙;

  文化需实体,不然半空倒;

  莫要唱高调,好喝是王道。

提示:请认准大红袍官网,立即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请致电:138-593-66756在线客服